2021年第六期“UP*”:坚持先规划后建设 科学实施城市更新行动

2021-12-30 01:58:09 文章来源:网络

12月29日,以“加强城市更新规划编制及实施管理”为主题的2021年第六期“UP**”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举办。**强调坚持先规划后建设,系统谋划、科学实施城市更新行动,助推城市高质量发展,保障人民**众合法权益。

自然资源部国土空间规划局相关负责人指出,实施城市更新行动是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城市发展正在由外延扩张式向内涵提升式转变,城市更新作为以存量用地盘活和空间结构优化为支撑的城市发展和治理方式,是国土空间规划管理的重点领域。各地应在国土空间规划体系中统筹考虑城市更新工作,充分发挥“多规合一”的国土空间规划体系对城市更新的系统治理、综合治理和源头治理作用,引导城市走内涵式、集约型、绿色化的高质量发展新路。

国土空间规划局相关负责人强调,在城市更新中加强国土空间规划编制及实施管理应重点做好四方面工作。一是将城市更新作为城市空间治理的重要内容纳入区域及城市的国土空间总体规划、详细规划和专项规划。将城市作为有机生命体进行整体谋划、系统安排,在严守资源约束底线的前提下,合理确定城市更新重点区域和空间单元,明确存量空间结构优化、功能完善、品质提升等总体管控要求。二是坚持节约优先、保护优先,因地制宜促进有机更新。要敬畏历史、敬畏文化、敬畏生态,落实**严格的节约用地制度,优化规划策略,留住城市特有的地域环境和文化基因,引导土地立体开发、空间复合利用。三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促进共建共治共享。坚持公共利益优先,在国土空间规划城市体检评估的基础上,开展城市更新空间单元城市设计,着力构建“15分钟社区生活圈”,有效治理城市病,提升人民**众获得感。四是坚持统一用途管制,加强规划实施监督。充分发挥自然资源部门优势,建立健全国土调查、空间规划、用途管制、土地供应、确权登记、执法督察全生命周期管理机制,强化国土空间规划“一张图”管控,依据法定规划科学实施城市更新建设活动。

**上,深圳大学张宇星研究员和同济大学周俭教授分别以深圳沙井古墟新生和上海曹杨新村街道更新项目为例,介绍了通过城市更新规划管理**大限度保护和合理利用自然和文化遗产、构建“15分钟社区生活圈”的实践探索。北京、广州、成都、福州、昆山、铜陵6市自然资源主管部门负责人分享了国土空间规划体系构建、加强规划引领、开展有机更新、发挥规划土地政策优势、强化工业用地保护利用、发挥城市体检评估抓手作用等方面的经验总结。

**“UP**”由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建筑学院主办,各地自然资源主管部门、地质调查局和相关研究机构工作人员,规划行业学会、协会人员以及规划编制单位人员参会。

来 源:**自然资源报

文 字:阎炎

来源:自然资源部

▲在大台附近发现的“门斋界”碑

▲西落坡村“门斋界”碑

▲发现石碑线索的高一**孩黄浩原

融媒报道

小石碑见证大历史。近日,多位文保志愿者几经周折,在门头沟区寻找到一块“门斋铁路界碑”。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门斋铁路是**早期的商办铁路,建成至今已有90多年历史。据铁路文化学者介绍,此次发现的界碑极为罕见,它见证了门斋铁路的兴衰。

铁路文化学者首次发现

“门斋铁路界碑”

在铁路文化学者、《我的京张铁路》作者王嵬的指引下,北青报记者来到门头沟区大台火车站附近,登上铁道旁的一座小悬崖,山崖台地间栽着一通柱状石碑。石碑呈深灰色,高出地面约0.35米、宽约0.13米,**朗的斧凿痕,可见其刻工**犷,朝向铁路的一面,刻繁体“門齋界”三个字,門齋二字横书在上、界字居中在下,呈倒三角布局,字口锐利清晰。

“这是我首次发现门斋铁路界碑。石碑在原址保存至今,距离铁路线约10米,标定了铁路用地的范围,具有独特的历史价值。”王嵬介绍,早在上世纪初,京津各大企业家要求在斋堂开矿并修建铁路,1928年门斋铁路全线建成通车,系**早期商办铁路。饱经沧桑九十余载,门斋铁路线上的老站房、站台、桥涵、隧道、蒸汽机车水塔等建筑多有遗存。

2019年2月1日,王嵬通过门头沟区政务服务中心向当地文物部门递交了关于全线保护门斋铁路的《不可移动文物认定申请书》,目前尚未得到认定结果。在当时的申请认定项目中并不**括“门斋界”碑。王嵬坦言,在门斋铁路的附属建筑物当中,他还从未见到过“门斋”字样,因而这块界碑非常珍贵。

高一**孩提供线索

寻碑用时3个钟头

“能找到这块‘门斋界’碑,必须感谢一个大**孩。”王嵬告诉北青报记者,石碑隐没在山林里,位置极其隐蔽,若不是铁路爱好者、16岁的高一**孩黄浩原提供的线索,寻找界碑就像大海捞针。

黄浩原就读于北京市**六五中学,从12岁起便喜欢上拍火车。**近他走访大台火车站时,从当地村民处获知山地里有块“门斋界”碑。“我当时很激动,认定这是门斋铁路的历史遗存。”黄浩原立即和好友杨睿开始搜寻,但由于山区地形复杂,二人均未能找到,随后黄浩原将这一线索告知了王嵬。王嵬具有丰富的山野考察经验,根据线索描述的方位,经过3个多小时的踏勘,终于找到传说中的界碑。

然而无独有偶,类似的界碑不止一块。据文史学者毛锐介绍,门头沟区西落坡村37号院门前,也躺着一块“门斋界”碑,是从别处迁移至此。北青报记者在现场看到,这块界碑规制与前者相仿,但二者的石材、字体、刻工等差别较大,且距离门斋铁路线较远,是否和铁路相关还有待调查。

字体有民国时期特点

应予以原址保护

北京市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刘卫东介绍说,在常见的地界碑当中,有行政界碑、坟茔界碑,以及铁路界碑。大台附近发现的“门斋界”碑,很可能是门斋铁路的历史遗存。门斋铁路建成之初,类似的界碑在沿线肯定不止一块,但经过90多年的变迁,不知能留存下多少。

刘卫东表示,通过照片来看,这块界碑的石材加工**犷,风化迹象并不明显,字体有晚清、民国时期的特点。西落坡村发现的“门斋界”碑,刻工逊于前者,风化痕迹明显,散落到西落坡村的原因有待查证。刘卫东说,必须感谢文保志愿者们锲而不舍的**神,大台车站附近发现的“门斋界”碑,见证了当地的采煤史和交通史,丰富了西山永定河文化带上的工业遗存,**好能予以原址保护。西落坡村的“门斋界”碑,可以考虑集中保管。

内存

**早期商办铁路 因煤而兴又因煤而衰

北青报记者查阅叶叔宪的《门斋铁路始末》《北京铁路局志》等史料,简要勾勒出门斋铁路的历史沿革。

民国七年(1918),斋堂煤矿公司成立,次年召开**东会议,认定斋堂矿区藏煤量丰富,经济价值很高。不过斋堂地处京西深山区,交通闭塞,建矿投产势必导致煤炭积压。修建门斋铁路,既可为建矿运输设备,又能将所产之煤及时外运。

1924年,门斋铁路开工建设。

1927年,门斋铁路干线之**段(门头沟-清水涧口/全长25公里)竣工通车;同年,门斋铁路支线(清水涧口-板桥/全长8公里)竣工通车,系此次发现界碑的路段。

1928年,门斋铁路干线之第二段(清水涧口-斋堂/全长30公里)竣工通车,此路段铺设窄轨(现基本无存)。

1927年至1948年,受水患、政局等因素影响,门斋铁路的运营历尽坎坷。

1957年,门斋铁路改为国营,由北京铁路管理局接收,门斋铁路其名遂不复存,改称大台支线。在之后的半个多世纪,大台支线仍以运煤为主、通勤为辅,为当地经济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

近年来,随着门头沟区实施大气污染治理、生态修复工程,2015年至2020年,大台支线沿途的千军台煤矿、王平村煤矿、木城涧煤矿、大台煤矿陆续关停,门头沟区告别采煤史,因煤而兴的门斋铁路线,也基本结束了90多年的运煤史。

本组文并摄/本报记者 崔毅飞

来源:北青网

上一篇:赫章县诉源治理工作启动会召开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玉树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